NothingLeft

梅莺不语
双燕不归

哥哥
我们像不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风云
双子

【方邰现代AU】距离5站地的花店 5

*林邰回忆小杀有

*陈希篇结束【不,这个名字不要当真】


经历过医院的事情之后,邰伟觉得杜宇这调查地太不靠谱了,这么一个根正苗红的小直男也是他这种小鸟能掰的弯的吗?

微信:您有一条新信息

潇洒走一回:杜宇,我看方木这事,你趁早歇息了吧,没戏

樱木花宇:卧槽,哥你这口气是试探出什么了吗?

潇洒走一回:就俩字,没戏

樱木花宇:哥,当初咱可不是这么说的[衰]

潇洒走一回:陈希他爸住院的事你知道吗?

樱木花宇:啊?她爸住院了?!

潇洒走一回:。。。。。。弟弟,听哥一句劝,你俩,真没戏


关了微信邰伟就头疼开了,这杜宇他也是服气,什么都不知道就口口声声地喜欢喜欢,现...

我他妈要把这句打印下来烧给小乔爷呜呜呜(别信)

邰伟看着哭得一脸血腥的杜宇直想笑,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啊,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

好多好多年前,邰伟觉得自己还小,还有资格把自己的青春唱得跟首诗一样的时候,他也喜欢过那么一个人。

喜欢到不得了,想把世界上所有好吃的糖都给他。

让他一直甜下去,甜到老,甜到他们俩人都没牙的时候,他再捧着偷偷藏起来的,他们俩一起吃过的糖纸给他。

看,这就是咱俩的一辈子啦。


你俩就这样一辈子吧!QAQ

【方邰现代AU】距离5站地的花店 4(修改版)

*修改完的3-4有点太长了就拆开2章贴了,还是文字修改剧情无影响


4

邰伟答应帮杜宇忙的第二分钟,他就后悔了。

“哥,现在方木有一个心结,咱得想办法把他解开才行。”

“是你想办法把他解开,不是我,不是咱。”邰伟一摆手,否认自己“共犯”的身份。

杜宇一撇嘴:“你听我说完,就是方木的前女友,陈希……”

邰伟更急了,瞪着双眼睛就想给杜宇戳个窟窿,“我靠人家还有前女友呢,你还不死心啊?你非得……”

杜宇打断他,语气平静,“他前女友陈希死了,就死在他面前,两年前。”


故事是一个挺俗套的故事,没有堕胎、失恋、出国、劈腿的烂俗故事。

女孩跟男孩曾经好的就像一个人,他们一...

一个方/林邰脑内巨洞求认领(鞠躬)

事件的契合点可以是整个江淮联合云南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最强力度扫毒,至于绿藤为什么会出现大批云南毒佬,方木发现和当年鬼哥的事有关

抽丝剥茧,方木发现当年鬼哥被端的案件记录极其潦草,给邰伟的一等功里也有很多不明不白的地方,于是用各种手段找到了邰伟当年的那份笔录,还有鬼哥那边被抓回来的其他证人的笔录

他发现,所有关于林昆和土龙以及卧底的交代作为仅存的知情人邰伟只是一带而过,逻辑虽然听起来很合理,但是在鬼哥手下的笔录中被多次特意提及“我们是被那群吃里扒外的兔崽子出卖了”“你们活该狗咬狗”

出卖方木可以理解,但是破案之后邰伟的身份已经大白于天下为什么还要特意提起吃里扒外,而且“狗咬狗”指的是什么,方...

【方邰现代AU】距离5站地的花店 3(修改版)

*有虐方木

*有陈希

*有ooc

*强行赶戏,目标是大跨步地谈恋爱

*画风突变

*把文字修了一下,剧情没有更改


3

也就是一场欧洲杯的功夫,方木已经在花店兼职快一个月了。

没课的日子他就准时早9点晚6点到花店报道,上班都没他这么准时的。

邰伟头先还以为方木家里比较困难,但在得知每月都有足够的生活费后方木也没想继续这个话题,他也就无心再问了。

只是每周六临走之前,方木都会捧一大束百合花走,美其名曰员工福利就不好算钱了吧。

邰伟也就由着他,反正自从方木来了之后他是真的没怎么关心过花店的事情,确实让他省心不少。

学校这边,同寝室的杜宇和周军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知道方木在花店兼...

【方邰现代AU】距离5站地的花店 2

邰伟刚推开门,薄荷绿的墙纸和紫色带暗纹的地板砖差点又生生把他逼到门外。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能明骚得如此别具匠心,他也想会会这位明媚的“小公举”。

“这老板也太泥马骚包了吧。”

“对于你能如此公平、公正、公开地评价自己,我有点意外。”方木在一旁点了个赞。

邰伟整整懵了5秒钟来回忆他的小前半生。

在这5秒钟里他提炼出四个无比干练的字,将曾经年少的自己那种“把基佬写在脸上”的的“青春”变得鲜活。

他要把这四个字纹在左胸第二根肋骨的位置,因为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有病,看病。


但是整个店面确实像是被重新装裱过一样——空气里沾满了水珠黏腻的触感,五颜六色的花趁着忙碌在花丛...

@xx 的P图衍生脑洞

两个兄弟穿着灰色的大衣
坐在星期一的硬座车厢里
这是一辆即将迷途的列车
从下着大雪的石头城里开出来
弟弟说哥哥你看
我们像不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弟弟说哥哥你看
我们像不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看那一道即将熄灭的光
照在白银饭店二楼拐角的房间里
在你心驰荡漾激动的年代
高声唱歌的人不是我们
哥哥说弟弟你看
我们像不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哥哥说弟弟你看
我们像不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方邰方be

mark一下

总有那么些人那么些事让方木一想起来就灌自己整整一瓶48度的高粱,越喝越涩,越涩还就越想喝。
可往事这么个东西也是玄得很,就在你以为放下了忘记了不不再执着的时候才发现,都是扯淡。
哪有那么容易忘掉的情和爱呀。
疼,真他妈疼。

【方邰现代AU】距离5站地的花店 1

招聘:营业员1人 性别必须是女不限 兼职也行 详细面

方木仔细读过了这份贴在窗户上的招聘启事后,在门口犹豫了足足有十来分钟,但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进去瞧一瞧,毕竟——来都来了。

这实在是一个不能更不起眼的花店,从外面你根本看不出这是个花店,从里面,更抱歉,它依然没有一个花店该有的样子——除了铺开满地都是的艹亻艹七亻艹七亻和门口LED红色小灯泡组成的【花店】这两个字。

这家店甚至都没有一个名字。

……连人也没有。

方木又足足犹豫了十来分钟,他觉得既然——来都来了。

“有人吗?”

没人应他。

“有人在吗?”

没有。

“……看来是没...

【心理罪】【方邰衍生RPS】2003年的夏天

清水无差,虐


有BUG请无视


---------------------------------------


“邰伟和方木会好吗?”


这是王正第一次见到陈轩时,陈轩问王正的问题。


王正早就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但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陈轩——稚嫩、真诚,怀抱着一腔对表演的热忱和对舞台的渴望。


那双看向他的眼睛里,有着年轻且耀眼的光芒和力量。


就像他小时候。


是的,像他再年轻一点的时候,像他把演戏当做自己灵魂那么依赖的时候。


可导演是个急性子,毕竟是第一次拉来了算是一比不小的投资,五百的脾气就没低过58度的茅台。


从一个草台班子直到现...

© NothingLeft | Powered by LOFTER